海壤。

瑞德。冷cp爱好者。
腾讯2944421790.

【守望先锋/同人】无名(岛田半藏x塞特娅·法斯瓦妮)

避雷写到前面:

cp在标题,大份OOC,背景au时间线非常模糊,有一些暗示性描写,请自主规避,十分感谢。如果你能接受,请下拉


她低垂着头,目光聚焦在矮桌上的文献,贪婪致志地阅读时,除了横陈的文字,她什么也看不见。你坐在她的身边,离之短短几寸,只是坐着,是大和男儿一直习惯的姿势,双手虚握抵在叉开的膝盖上,坚毅的眉梢随放松的表情而自然垂下,连着耳根的皮肤不再紧绷。你的目光黏在她的身上,你与生俱来的傲慢与矜持让你不能以渴求描摹她的身形,你近乎冷酷地对她做出评价,将她与往日你碰过的、接触过的所有女性相比较:她紧抿的嘴唇,她无机质般冰凉的目光,她深色、在这天气里几乎更加黯淡的皮...

【红星组/耀越】青麟 章二

笔者的话:

*因为此章可能会雷到唯党,故不打除人物和作品外的tag。

*谨慎观看,如有不适尽快关掉T T

*如果这些都能接受,那么↓↓↓


第二章

王耀回了上海。

坐在弥漫着檀木香氛的轿车里,他向后仰着靠在皮坐垫上,慵懒的手指在女人柔顺的发丝间穿过。他享受温顺的女性,而追求征服欲的诉求是在他二十几岁时才热衷的乐趣,现在的他处于某种喜怒无常的状态,驯服太过任性的烈马只会让他精疲力尽。他身边的女性名叫本田樱,是他认识的日本富商的女儿,而这名富商在和妻子去夏威夷旅游时死于神秘的太平洋热病。在那之后王耀收留了差点被卷入遗产纷争的可怜女孩,资助她在京都念女子学校,替她摆平虎视眈眈的亲戚...

【红星组/耀越】青麟 章一

笔者有话要说:

*OOC,大量OOC,设定很雷,请务必谨慎观看!

*有仏越的成分,注意避雷!

*非国设,将有分级内容,在那章会特意标注。

*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那么请继续吧!


第一章

阮氏玲老远就听到王耀回来时,那做工考究的鞣革鞋底踏在秋白的瓷砖上发出的一点顽固的响声。她快步过去,雪色滚边的淡蓝绿奥黛在她脚边翻飞,一朵钿金的莲花开在她的凉鞋上——一位得到了良好的看护,有教养而且愿意聆听上帝低语的越南女孩。她替王耀除下了外套挂在衣钩上,露出他里面月白的长衫——这位中国商人拥有无论是否是装出来的相当儒雅的气质,一条乌黑的发辫坠着一颗碧色的玉石。「谢谢,玲。」他温和地同她道谢,顺...

【金剑同人】Tortuous

前言:一篇试水金剑,ooc/车示警。是明星闪x化妆师阿尔托。如有任何不适,请马上跳车。多谢!


吉尔伽美什听说过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


在片场的休憩时间,不过是闲来无事翻翻一旁恩奇都留下的杂志,在第二页就看到了那名保持着平淡微笑的女人。


正金色的长发规规矩矩盘在脑后缚以一条深蓝的丝带,面容端丽,那双翠碧的眼睛盛着一点公式化的笑意。她身边占据大幅版面的是最近热度很高的新秀远坂凛,以俏丽的发型和正红配色而塑造形象为人所知。实际上吉尔伽美什当时并未太过留意,仅仅对其外貌做出一番吝啬的观赏,并随即将其抛之脑后。是直到几天后恩奇都通知他因为这次...

【宝石之国/钻石组】冷光

冷光

*宝石之国同人

*钻石组,钻石(戴亚)x圆粒金刚石(波尔茨)

*方便描写,采用第三人称「她」,不代表性别。

*谢谢你的观看。

戴亚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于做梦的。

或许其他宝石也有、或许没有,但这在她入睡后开启的幻境的确能被称之为「梦」。那些作为她身体的一部分被迫被抛弃的微小记忆全部回溯至她的眼前,而在她醒来时又统统被忘却,只剩一些残破的模糊碎片。或许是上次与哪位宝石一同坐在水池边谈天,或许是哪一次巡逻时踩踏过小径边盛开了白色小花,这些细枝末节的记忆攀着梦境重回她的身体,就像她仍然是最初那个毫发无损的钻石。

这些梦境的主角只有她,无论在哪里,无论在干什么,从来只有她。...

[APH/瓦尔加斯中心]《马菲亚之徒》

无铲阶级老发财:

巴勒莫的妓院蓬勃发展,罗马的子孙在这片毫无司法和自由可言的土地上浑浑噩噩地繁衍,公元前的巨蛇石像从毒牙中吐出活水,成熟甘美的果树从土丘上延伸,无边无际。热天午后,霰弹枪响了三声,黑色阴影笼罩小镇。
                                ...

【r76】一辆简简单单不好吃的车。

强行炖肉的后果,不好吃…链接走不老歌,应该不会死了吧!!

请点击这里。

逐渐丧失了写东西的能力吗莫非,我已经写不出来东西了(……!)

同志文学。

【嘉瑞】黎巴嫩

  日光透过一层树荫款款照入如同欧洲研究中心贵妇们所穿的缇纱长裙,——轻薄,透亮而焕丽。翩跹的灰尘一路扬起,最终与土灰一同落入贝鲁特的杯形水箱。嘉德罗斯第二百四十六次试图发动发动机,仪表们疯狂旋转,最终归为几声无用的嗤嗤声和乐购门口的喷气扬灰。


  他转身,不耐地从额发下吹起,浅金的光晕打在同样浅金的头发上。他停留在阿什拉菲赫区有一阵儿了,听了一路的“雅拉哈比比”令人厌烦,但埃及的Bahariyy绿洲的黑白沙漠更令人生厌。他开始痛恨起这帮沙漠中的城市了,为什么不在沿海呆着——


  噢。


  他看到...

©海壤。 | Powered by LOFTER